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 > 宏观经济 > 正文
从一房难求到一客难求,郑州房东甚至摆摊求租
2022-08-25 09:10:00 | 来源:第一财经 | 打印 | 收藏
缩小 放大

  作者:马纪朝

  本是毕业生的离校、就业旺季,房东王慧却发现,自己的房子已经挂了三个多月,却至今没有租出去。

  这套位于郑州西南、面积80㎡的小两房,本是她和家人的自住房,今年,由于家中添丁加口,王慧换了新房,就想着把这套小两房出售,结果却发现,房价一跌再跌,从2017年的100万跌到如今的80万元,却依旧难以出手。

  降40%仍难租

 

 

  无奈之下,王慧决定暂时出租。从今年5月份起,她就把这套房子先后挂到了贝壳找房、58同城等多家平台上,最初,她挂出的出租价为1800元/月,大半个月过去,几乎无人问津,只好又将出租价格下调到了1500元,但迄今仍未租出,最终,她决定再把租金下调到1300元。

  “房子,怎么变得这么难租了?”王慧对此颇有无法释怀之感,同样的小两房,2017年时能租到2400元甚至更高,现在降价了40%多,还难以出租。

  同样的境遇,也发生在同城的房东赵玲身上。赵玲的房子位于郑州市的北三环附近,2017年时,她的这套面积88㎡的两房能够租到3200元,如今,她先后将房租从2600元降到2400元,再降到2200元,却依旧租不出去。

  2020年初,面对讨价还价的租客,赵玲降价到2100元,才终于把房子租出去。孰料,到了2022年,由于租客失业后决定回老家,赵玲再次想把房子出租时,新租客甚至连每个月2000元都嫌贵了。

  “往年,这样的租客,我都懒得搭理。”在郑州有多套房子的赵玲说。之前,如果有租客在电话里讨价还价,她会很不耐烦,直接换下一个,现今她再也没了以往的这种“霸气”,“能把房子租出去都已经烧高香了,哪儿还敢挑三拣四?”赵玲自嘲说,一套房子,空一个月就是好几千元的损失,再加上每个月还得还房贷,自己现在哪儿有“空租”的资本?

  有着千万人口的郑州,现在的房子真的这么难租了吗?已经有着近10年房屋租赁经验的齐航飞,面对第一财经的采访,也是一声叹息。

  曾经的“抢房”

  “往年,京莎广场附近,一个标间每个月租到一千六七,出租率还很高;现在,我都已经降到1300了,可出租率却始终上不去。”齐航飞说,他的公司在郑州管理着1000多间房子,从这几年的出租数据看,大部分房租都处于下降状态,“看具体位置吧,基本上一间房,(比高峰时期)会降300~500元。”

  齐航飞告诉第一财经,也有部分房子,房租不仅没降,还有略微上涨,但这样的房子,大部分都是位于写字楼较为集中的郑东新区CBD、高铁站附近,而同样位于郑东新区,但位置距离写字楼稍微偏远的小区,房租同样处于下降区间。“譬如万科的一个楼盘,也算是郑州东区物业服务比较好的公寓了,前几年一个标间,能租到一千七八,现在只能租到一千四五。”

  贝壳研究院郑州分院的一份数据也印证了郑州房屋租金的下降趋势:2017~2020年,郑州房屋租金每年平均下降7%,其中,2020年郑州租金25.96元/㎡·月,同比2019年下降9%。

 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的最新数据则显示,2022年7月,郑州的房屋租金已经下滑至25.07元/㎡·月,相对于郑州租房市场历史峰值时的31元/㎡·月,已跌去20%。

  从业近10年,齐航飞见证了郑州房屋租赁市场的盛极而衰。

  “2015年之前,郑州的房租几乎每年的上涨幅度都有5%到10%。”齐航飞说,那时,自己在郑州最大的一家长租公寓公司上班,负责房屋的拓展事宜,“其实就是抢房”,一听说哪儿又有房子对外出租了,闻风而至的同行,就开始竞相抬价,一套房子,你报价3000,他就敢报价3100,结果,那几年,他所在的这家公司,高价拿到了不少房源,反而在房租下跌时成为甩不掉的“累赘”,最终成为倒闭的导火索。

  痛定思痛,之后选择自主创业的齐航飞,再不敢高价抢房源,而是选择了另一种相对风险较低的“轻资产”模式:自己不再做“二房东”,只负责帮助房东管理房源,并收取一定量的管理费,而他有些一直坚持做“二房东”的同行,由于房租整体下降,最终形成收入倒挂,要么不得不倒闭,要么开始跟房东“耍起无赖”,要求下调房租。

  对于房租下降的原因,齐航飞说,其中最重要的原因,当然是疫情,此起彼伏的疫情,给不少中小企业造成了经营困难,一些原本在郑州打拼的中小企业主被迫倒闭,员工则被迫失业,没了收入来源,又迟迟不能找到新的工作,一些人要么选择回老家,要么背井离乡,到外地寻求发展机会。

  “包括我们的很多租客,现在好多都是短租的,怕失业,更怕失业了找不到工作,人家也心烦。”但在齐航飞看来,除了疫情的原因,郑州自2016年以来的大批量的安置房交付,也对郑州的租房市场形成了冲击。

  “摆摊求租”

  2013年前后,郑州开始对近400个城中村实施拆迁、改造,涉及群众百万名,这在当时,短期内释放了大量的租房需求,并最终推高房租上涨,但随后,伴随着不少安置房在2016年前后交付,一方面,原有的大量租房需求没有了;另一方面,租房市场上又多出来几十万套房源,更雪上加霜的是,2016年前后,郑州的房价一夜之间暴涨30%甚至50%,大量年轻人眼看买房无望,干脆离开了郑州,这又进一步导致租房需求下跌,此消彼长,郑州的房租顿时进入下降通道。

  郑州市新型城镇化工作领导小组曾在《关于试点推进安置房网签工作的通知》中称,过去十几年的城中村改造,为郑州主城及近远郊贡献了约6000万㎡安置房,除去村民自住约20%,剩余4800万㎡大部分都会进入租房市场。

  面对租房市场从“一房难求”到“一客难求”的现状,一些供应量较大的安置房小区,已经开始出现“摆摊求租”现象,部分业主,甚至为了一个租客发生口角。

  在一个位于郑州市西郊的安置房小区,第一财经采访发现,小区门口被拖着求租标牌的房东们围得水泄不通,看到有年轻人经过,便有房东围上来“求租”。

  “没办法啊,全家都指着这几套房的房租呢,空一个月都是好几千块。”其中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士说,自己家一共分了五套房子,前几年,根本不愁租,现在,其中两套房子已经空了快三个月了,还没租出去。

  归根结底,还是得有“人”。为了吸引更多人才入郑,今年4月以来,郑州市政府先后多次发布人才新政,并不断地优化调整郑州的产业结构,为人才的安居创造就业环境。最新数据显示,目前,郑州已吸引5.57万名青年人才到郑留郑发展。

  但这些,相对于郑州庞大的房屋出租数量而言,依然是杯水车薪,这意味着,王慧、赵玲等人的房屋出租难,以及房租下降趋势,仍需时日破解。

  (文中王慧、赵玲为化名)

免责声明:
本页面呈现之信息,如无特别注明的,均来源于互联网,中商财经投资网呈现这些内容之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证实其真实性。如中商财经投资网呈现的稿件涉及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。
版权说明:
凡来源标注为“中商财经投资网”的本网稿件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。
本文链接:

宏观经济图文

  • 江苏睢宁:“数字农村”书写全面乡村振兴大文章

    江苏睢宁:“数字农村”

  • 河北衡水深层超采区地下水位同比回升13.32米 居全省第一

    河北衡水深层超采区地下

  • 蚂蚁全媒体中心专题|小草莓大产业,长丰全县齐心结硕果

    蚂蚁全媒体中心专题|小

  • 看,这个事业单位如何“动刀子”

    看,这个事业单位如何“